大夫,您写的药方让书法家脸红了

书画同源,你我皆知。其实,书法与中医也有很微妙的关系,傅山,即为古今集二者于一身的大成者。另外,北宋的沈括也精于医术,同时也是著名的政治家、科学家。
傅山(1607-1684)明清之际道家思想家、书法家、医学家。初名鼎臣,字青竹,改字青主,又有浊翁、观化等别名,汉族,山西太原人。
他的书法成就不必多言,傅山在中医药史上更是有着“大师”级的地位。上海辞书出版社所出《辞海·医药卫生分册》在“医学人物”中,收入上自传说中的岐伯、黄帝,下至1975年去世的中医研究院副院长蒲辅周,约5000多年的中国中医药史上,共收中医中药学界重要人物71人,其中山西仅有一人,即傅山。
近代,书家中的陆维钊、诸乐三、张宗祥,以及国学大师马一浮,也都旁通医术,于是他们亲手开的方子,便让人耳目一新了。

书家开的药方,字迹优美,情理之中。接下来的几个药方皆为中医开具,行笔件气韵连贯、节奏适中,大部分当做小品细细欣赏也未尝不可。

中医与书法的相通之处,是到了一定境界,必须开悟。如果做不到,那就很难向上走了。
没有开悟的天分,写再多字也成不了书家,看再多病人也成不了名医。我们常说庸医害人,也许他也想救人,只是能力不够罢了。
名医和庸医的差别,其实就在细节。
所以今天有人炮轰中医不是科学,余秋雨出来说了句像样的话:中医当然不是科学,它是哲学!
(本文所刊药方均为万方楼主人林乾良先生收藏,曾由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)

评论
浮光掠影更多文章
我想象中的\\/摄影师梁小
郗皓2015年末主持等工作余
他们萌萌地检查了女生的咪
方力钧:视觉不能过度依赖
角落里的荧光灯
  【静静的黑河】